福建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例累计报告281例

中新网2月14日电 据福建卫健委官方网站消息,2月13日0—24时,福建省报告新增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2例。其中:福州市2例(闽清县1例、福清市1例)。

新增治愈出院病例5例。

截至2月13日24时,福建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281例(危重型8例、重型13例,无死亡病例)。其中:

三明市13例(三元区2例、宁化县1例、尤溪县1例、沙县5例、将乐县1例、永安市3例);

厦门市34例(思明区13例、海沧区2例、湖里区2例、集美区4例、翔安区3例、泉州市石狮市1例、湖北省武汉市9例);

各州的防控力度与步调不同,不利于阻断病毒跨州传播。

南平市2例(建阳区1例、顺昌县1例);

迄今,白宫、国会参众两院、五角大楼、中央情报局和国土安全部,都有确诊病例出现。包括首都华盛顿特区在内,全美各地多所监狱、移民拘留所、养老院、老兵之家、警察和消防部门乃至海上游轮都有疫情发生。截至4月3日,美现役军人确诊病例接近1000,并且波及两艘航母及数艘战舰。

疫情波及层面广泛、复杂

龙岩市1例(上杭县1例);

漳州市5例(芗城区1例、长泰县1例、南靖县1例、华安县1例、龙海市1例);

总之,多种不利因素叠加,美国如何摆脱病患的指数级增长,控制疫情蔓延,挑战巨大。

报告新增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疑似病例23例。其中:

福州市14例(鼓楼区5例、台江区1例、仓山区4例、晋安区3例、三明市沙县1例);

福州市66例(鼓楼区2例、仓山区7例、晋安区9例、长乐区8例、闽侯县3例、连江县8例、罗源县1例、闽清县7例、永泰县2例、福清市16例、宁德市古田县1例、湖北省武汉市2例);

目前,纽约州及与曼哈顿隔河相望的新泽西州,疫情最为严重。但纽约州疫情暴发早,检测力度最大,而很多州目前检测力度不足,从检测到确诊需时一周甚至更长时间,实际感染规模尚未查明。

美国抗疫目前主要靠两条腿走路:一是推行保持“社交距离”以减缓病毒传播,二是扩大病毒检测力度。目前,华盛顿特区和美国50州中至少41个州已关停“非必要营运”并颁布“居家令”。

南平市20例(延平区4例、建阳区1例、顺昌县1例、浦城县1例、光泽县1例、松溪县5例、政和县1例、武夷山市3例、建瓯市2例、湖北省孝感市1例);

由于错失防控黄金窗口期,输入性病例失控,社区传播迟迟未被发现,疫情在全美迅速蔓延。纽约并非唯一重灾区,所谓“美国抗疫看纽约”并不尽然。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新冠疫情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5日,美国累计确诊病例超过33万例,致死人数接近10000。

疫情使美国社会和经济生活大面积停摆,引发股市多次熔断和大规模失业潮。美国经济可能已经发生衰退。

福州市28例(鼓楼区6例、台江区2例、仓山区8例、晋安区5例、长乐区1例、闽侯县2例、连江县2例、闽清县1例、三明市沙县1例);

宁德市6例(蕉城区4例、古田县2例)。

莆田市54例(城厢区31例、涵江区3例、荔城区6例、秀屿区6例、湄洲湾北岸3例、仙游县5例);

泉州市2例(晋江市1例、南安市1例);

龙岩市6例(永定区5例、武平县1例);

漳州市19例(芗城区9例、龙文区1例、云霄县2例、诏安县2例、长泰县3例、东山县1例、龙海市1例);

疫情正在全美多地、多点暴发

泉州市3例(晋江市2例、南安市1例);

眼下,新的重疫区正在浮出水面,特别是路易斯安那州的新奥尔良和密歇根州的底特律,市区人口密集,且贫困人口多,连日来病例迅速增加,有成为第二、第三个纽约的风险。

漳州市1例(南靖县1例);

莆田市2例(城厢区2例)。

现有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疑似病例共73例。其中:

马里兰州州长霍根3月底警告说,到4月中旬,华盛顿特区和相邻的马里兰州与弗吉尼亚州疫情有发展到纽约州地步的可能。

在纽约、费城等大城市和美国南方多地,非洲裔感染人数快速增加。据报道,美国一些医疗资源不足、慢性病发病率较高的乡村地区也受到疫情威胁。

联邦和州之间难以高效协同作战

目前,确诊、疑似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已解除医学观察6763人,尚有2898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累计治愈出院病例59例,目前住院病例222例。

厦门市2例(思明区1例、湖里区1例);

莆田市10例(城厢区5例、荔城区4例、湄洲湾北岸1例);

宁德市25例(蕉城区3例、霞浦县4例、古田县10例、周宁县6例、福安市1例、福鼎市1例)。

目前阶段,美国控制疫情蔓延难在哪里?

厦门市14例(思明区8例、湖里区1例、集美区1例、翔安区1例、漳州市漳浦县2例、泉州市南安市1例);

三明市2例(梅列区1例、大田县1例);

由于疫情在全美多地、多点暴发,各州自顾不暇,各自为战,没有余力支援他州。多州医疗和公共卫生系统超负荷运转,各州相互竞争联邦资源和竞价采购医疗和防护物资。预计美国医院床位及呼吸机等紧缺状况短期内难以缓解。

美国疫情波及层面广泛、复杂,深入美国最高权力核心、社会各阶层和各族裔,增加了抗疫难度。

联邦政府对疫情缺乏准备,反应被动,措施饱受争议,无法同时满足各州对抗疫物资和设备的需求。联邦和州之间在合作抗疫上也存在问题。例如,白宫与公共卫生专家信息发布有时不一致,特朗普与民主党州长之间不时发生龃龉。

三明市4例(梅列区2例、大田县1例、沙县1例);

泉州市44例(鲤城区1例、丰泽区4例、洛江区1例、惠安县2例、安溪县2例、永春县2例、石狮市2例、晋江市18例、南安市12例);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