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和谷歌25个州和地区正在探索使用新冠病毒接触者追踪应用程序

据外媒VentureBeat报道,当地时间9月1日苹果和谷歌表示,目前美国有25个州和地区正在探索使用他们联合推出的蓝牙追踪接触者解决方案。

当下,这个解决方案应用已经发展至第二阶段。

在此之前,公共卫生机构可以发布蓝牙低能耗通知,但仍需要开发者的帮助。而在新的阶段,iOS和Android智能手机将自动记录新冠疫情的曝光通知事件,而不需要下载应用程序。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    雷锋网  雷锋网

拉卡拉成立于2005年,从成立时间来看,比Square还早4年,是国内首批获得央行颁发牌照的第三方支付企业和国内领先的金融科技企业,于2019年4月25日在深交所上市,成为A股第三方支付第一股。

中美两家头部支付机构,在不同市场环境下为何会做出高度一致的战略选择?在国内市场中,拉卡拉又有哪些更值得期待的不同之处?

截至2019年底,拉卡拉已形成“一核两翼”的业务形态:以商户支付为核心,以跨境业务和商户经营业务(金融科技服务、电商科技服务、信息科技服务)为业绩增长强劲“助推器”,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48.99亿元。

“这正是Exposure Notifications Express的真正推动力……使我们能够有效地缩小与其他25个州之间的差距,这些州在构建应用程序时可能会遇到更多困难、或花费更多时间。我们的目标是在全美范围内实现最广泛的覆盖范围。”

在宣布进入战略4.0阶段后,为了能够真正做到为中小微商户经营赋能,拉卡拉在各个层面都进行了较大的升级迭代。

今年4月份,牛津大学研究人员小组发现,大约60%的人口使用患者追踪应用程序才能使其有效。但是,其中一位教授Christophe Fraser的最新研究表明,人手追踪接触者与较低级别的应用程序使用也可以降低死亡率和感染率。

近期,拉卡拉还与华为合作,推出手机POS产品,商户只需通过华为手机,就可完成商户入网、支付对账、资金结算、业务运营等收单核心服务,全面满足商户多元化收单需求。在硬件上的持续升级也为拉卡拉打开更多企业服务市场空间。

和Square类似,拉卡拉在通过为线下小微商户解决刷卡收款问题之后,就开始向其他商户服务业务扩展,开始在收款之外,为他们解决融资、线上开店、营销管理等各类问题,形成了类似Square的商户经营系统。

综上可见,Square和拉卡拉在发展路径上异曲同工,双方都是先从中小微商户起家,逐步拓展至大客户和各类增值服务,双方主营业务和盈利模式上也诸多相似之处。

技术方面,拉卡拉基于自主云建设路线,持续对底层IDC能力和容量进行拓展升级,形成了IDC、专有云、公有云的混合云融合生态,通过数据标签的持续建设结合AI深度学习逐步形成了DT驱动的大数据中台,能为业务决策、风险管理、客户服务提供快速精准的智能数据服务。可以说,正是得益于科技实力的支撑,才能够让拉卡拉在企业服务领域有了更多布局的资本。

目前,Square已形成涵盖软件、硬件和金融服务的卖方生态系统;涵盖资金转移和储存、支出和投资的Cash app生态系统。

Square于2015年11月19日在纽交所上市,2019年营业收入为47.14亿美元,归母净利润3.75亿美元。受Cash App(主要来自订阅和基于服务、比特币方面的收入)的强劲增长推动,Square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令人振奋,实现营业收入13.81亿美元,同比增长44%。

自2018年至今,中国人民银行相继发布了一系列的规章制度,表明国家不断强化对于移动支付领域的政策监管力度,特别针对移动支付、金融科技等热点领域出台了一系列监管强化政策。另一方面,国内竞争更为激烈。如上文所述,中国第三方支付To B端业务较为分散,整个第三方支付市场规模近200万亿元,即便拉卡拉在2018年国内收单业务交易金额位居第2名(第1是银联商务),已经达到3.94万亿元的年交易规模,但也不足整个第三方支付市场规模2%。

Square成立于2009年,直击美国小企业面临的如何处理信用卡支付的痛点,切入小企业和个体商户,推出一款信用卡读卡器(Square Card Reader),并不断推出更多的收款终端工具、相关企业SaaS服务以及金融增值服务,发展迅速。

回到国内,提起第三方移动支付,大家最熟知的莫过于支付宝和财付通(腾讯旗下支付平台),两家平台合计垄断了第三方支付94%的To C业务;但是To B的情况要好不少,独立的第三方支付机构所占份额较为分散,没有绝对的垄断方,拉卡拉就是其中的“乱世枭雄”。

“我们现在的主要关注点是美国。我们真正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加快美国各州采用Exposure Notifications Express。显然,我们很高兴与感兴趣的国家进行对话,但到目前为止,我们的重点实际上是把美国包围起来。”

截至2020年8月21日,拉卡拉的收盘价达到35.92元,较6月份最低点上涨9%,总市值287.4亿元。 

自从接触追踪应用程序在大流行开始出现以来,早期采用这类应用程序的一些国家一直难以达到10-20%的使用率。

从拉卡拉的发展来看,其走对了“从支付切入”这条路,也踩准了企业服务赛道,并且还在不断延展边界,特别是科技能力持续增强。在第三方支付行业监管持续趋严,竞争加剧的背景下,拉卡拉通过“内在”积淀,推动着“外在”业绩逆势增长,保持行业领先地位。

他们在iOS和安卓系统更新版本中推出Exposure notification Express(快速暴露通知),帮助公共卫生机构使用智能手机快速追踪新冠病毒接触者,而无需构建独立应用程序。

2020年8月17日晚,拉卡拉公布2020年半年度业绩报告,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5.06亿元,同比增长0.38%,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4.36亿元,同比增长18.99%。商户支付服务继续保持稳定增长,收单交易金额1.74万亿元,同比增长8.24%。

不过,在市值和盈利能力上两者差距明显,拉卡拉早已实现稳定盈利(在2017-2019年间,净利润年复合增长率31%),而Square在2019年前一直在亏损,2019年首次扭亏为盈实现盈利,但目前Square市值却接近拉卡拉的17倍,市场给Square的市净率(PB)也是拉卡拉的近6倍之多,除去中美不同的资本市场环境因素,部分原因或将来自拉卡拉被市场低估。

拉卡拉战略转型取得的成效,迅速反映在了其业绩表现上。2019年拉卡拉的商户经营业务收入达到4.4亿元,同比增长达到120%。从2020年半年报来看,克服疫情影响,拉卡拉的商户经营收入仍然实现了逆势增长,商户经营业务实现营收3.2亿元。战略4.0的快速落地推进,为拉卡拉打开了新的成长天花板。

在产品升级方面,拉卡拉迅速推出了“云小店”、“汇管店”等多款云战略产品,通过支付+SaaS的方式为中小企业解决经营中的各种难题,助力商户实现支付终端智能化升级,整合支付解决方案、ERP、会员管理等诸多系统,让商户经营更加轻松简单。 

发展初期,Square瞄准中小微商户,提供价格低廉的产品——读卡器、收银机,迅速占领了中小微商户收单市场。在拥有了相当规模的商户基础之后,Square开始以支付业务为基准,逐步拓展Capital(商家借贷)、Caviar(餐饮配送)、Cash(个人对个人支付)等更广泛的增值业务,逐步构建起完善的用户服务生态系统。

到2019年,拉卡拉战略升级为4.0,精耕商户经营业务,主动调整商户和收入结构,以支付为切入,协同“支付、金融、电商、信息”四大科技业务板块,为中小微商户提供线上与线下全方位的服务,满足其普遍的数字化转型需求。

两家公司表示,马里兰州、内华达州、弗吉尼亚州和华盛顿特区将是美国首批使用新系统的地方。

以上文提及的云小店为例,这套解决方案可以帮助商户将线上与线下经营相结合,汇集了门店收银、线上H5商城、小程序商城等众多功能,并且可以快速进行财务、进销存、会员、店员等管理,适合于各种不同场景。这家服务超过2200万商户的企业同时还考虑到不同行业特点,推出了诸如母婴版、生鲜版、快消版等各类定制版本,将标准化模块与定制化功能相结合,让更多中小微商户获得数字化经营能力。 

年报显示,2019年拉卡拉实现营业收入48.99亿元,较2018年的56.79亿元减少13.73%,主要由于拉卡拉调整了商户和收入结构,其中商户经营业务大涨120%;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8.06亿元,同比增长34.5%。

从Square和拉卡拉的发展路径上来看,二者的发展方向高度相似。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Square在2015年上市时,当年的营收只有82.3亿元,2019年营收已经达到了334亿元,2019年首次扭亏为盈,伴随业绩增长,近期Square市值已经接近700亿美元,足以比肩美国大型银行。相较于Square,拉卡拉上市时间较晚,有待资本市场的认可,目前市值徘徊在300亿元左右。

而拉卡拉则是从便民支付、收单服务起家。在1.0时代,拉卡拉构建了覆盖全国的便民支付网络,“让便利店更加便利”;2.0时代,拉卡拉全面进入收单市场,通过推广POS机开展银行卡收单等服务,解决实体中小微企业经营过程中不能使用银行卡的问题;3.0时代,拉卡拉切入智能支付终端,打造智能POS和云平台,推出金融增值服务,在移动支付快速普及的情况下,进一步扩大商户规模。

从市值差异看成长空间

Fraser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非常高兴地看到,英国和美国使用的接触追踪应用程序有可能在全国范围内显著减少病例、住院和死亡人数。”“例如,我们估计,配备良好的人手追踪接触者的工作人员,加上15%的应用程序使用率,可以减少15%的感染和11%的死亡。”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