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报告9例境外输入性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中新网3月21日电 据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官方微博消息,3月20日0—24时,通过口岸联防联控机制,报告9例境外输入性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截至3月20日24时,累计报告境外输入性确诊病例42例,现有39例境外输入性疑似病例正在排查中。

病例1为中国上海籍,在英国留学,3月17日自英国伦敦出发,于3月18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入关后即被隔离观察,期间出现症状。综合流行病学史、临床症状、实验室检测和影像学检查结果等,诊断为确诊病例。

如今,以他命名的体操动作共有4个,分布在鞍马、吊环、双杠三个单项中,第一代“体操王子”的强大和全能,从中可见一斑。

高低杠项目,一直都是中国女子体操的强势项目,在《中国女子体操命名动作》表单的20个命名动作中,高低杠占据14席。除了首开先河的马燕红,不得不提观赏性很高的“莫空翻”。

支撑后翻经后悬垂前摆上成支撑(李宁正吊)。 网络视频截图

论及中国体操骄傲的源头,绕不过马燕红的名字。1963年出生的她,不满16岁时就代表中国队在美国沃斯堡体操世锦赛上将高低杠金牌收入囊中。在世界体操比赛的舞台,中国队如愿摘得第一金。马燕红之于中国体操的意义,可以用划时代形容。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她又一次称雄高低杠,成为首位奥运夺金的中国女子体操运动员。

2005年澳大利亚墨尔本世锦赛,程菲跳将男子跳马项目中常见动作带入女子赛场。 网络视频截图

病例5、病例6为夫妻,中国上海籍,在美国生活,3月18日自美国纽约出发,于3月19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入关后即被隔离观察,综合流行病学史、临床表现、实验室检测和影像学检查结果等,诊断为确诊病例。

四年前里约奥运会0金折戟,不能掩盖中国体操过往的辉煌。里约之前,他们在连续8届夏季奥运会上交出26金的成绩单,是名副其实的冠军之师。不断涌现的优秀选手,也足以载入中国体育史册。

中国体操协会数据显示,被冠以中国选手名字的体操动作已达43个——23个男子动作,各项目分配较为平均;20个女子动作集中在高低杠、平衡木和跳马。

言外之意再明白不过,中国选手的3个原创动作,出于一定原因,已被现行规则“除名”,暂时尘封于体操历史长河里。其中,便包括了被誉为中国“体操女王”的刘璇在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的招牌大回环。

历史性的突破,源自马燕红夜以继日的汗与泪,也与她精心准备的“秘密武器”有关。1979年美国世锦赛,她在比赛最后关头用一个极具震撼力的下法一锤定音。腹回环绷杠团身后空翻转体360度下,如此高难度的动作可谓前无古人。两年后的世锦赛,她的动作被正式命名为“马燕红下”,这也是第一个以中国人名字命名的体操动作。

病例2为中国湖北籍,在法国留学,3月15日自法国巴黎出发,经香港转机后于3月16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入关后即被隔离观察,期间出现症状。综合流行病学史、临床症状、实验室检测和影像学检查结果等,诊断为确诊病例。

中国体操协会1日更新的中国女子体操命名动作(共计20个)。 源自官网截图

当时,刘璇在比赛中用一次单臂大回环接京格尔空翻震惊四座,该动作参考了男子单杠技术,对力量要求近乎苛刻。不过,由于动作评级中过于吃亏,无法形成连接加分,这一动作逐渐淡出视野。

中国体操协会1日更新的中国男子体操命名动作(共计23个)。 源自官网截图

世界大赛成绩相对突出的男子体操队,还有许多名字时至今日仍被人们铭记。楼云、李小双、李小鹏们,都在各自职业生涯的巅峰时刻,撑起了中国体操的一片天。他们留下的动作,也为后辈代代相传。

刘璇在比赛中完成单臂大回环接京格尔空翻动作。 网络视频截图

细心的读者可能会注意到,在中国体操协会的最新表单中,还有3项动作被标红。备注处对此解释称:红字标注的曾是国际体操联合会以中国女子体操运动员姓名命名的动作,但随着国际体操评分规则的变化,现未在规则中予以体现。

女子动作中,跳马单项上的“程菲跳”也时常被体操爱好者提起,其学名为踺子后手翻转体180度—直体前空翻转体540度,是顶尖跳马运动员至今时常选择的主流难度。大赛首次成功使用,要追溯到2005年墨尔本世锦赛,程菲凭借这一动作,拿下跳马冠军。

中国体操名将李小鹏在比赛中演绎原创动作“李小鹏挂”。 网络视频截图

马燕红腹回环绷杠团身后空翻转体360度的下法,成为首个以中国选手名字命名的体操动作。 网络视频截图

根据这份协会官方名录,以中国运动员命名的体操动作达到43个,这毋庸置疑地印证了中国体操的影响力。尽管其中有些动作已不似甫一出世那样惊艳,还有一些已经渐渐淡出视野,但这一座座丰碑仍旧照亮着无数后辈的探索之路。

作为中国体育代表团奥运夺金的6支王牌部队之一,体操队长时间处于世界领先水平,一代代运动员不断创造出象征着新突破的“命名动作”。无论奥运赛场还是世锦赛舞台,威名远扬的中国体操队精兵强将层出不穷,始终是他人不敢轻视的对手。

团身后空翻分腿坐(陈翠婷下)。 网络视频截图

1994年亚运会,莫慧兰在高低杠项目上的表现注定跻身经典。成套动作中,她不仅完成屈体分腿特卡切夫越杠和后直两周下,还上演了高低杠最高难度组别的“莫空翻”,一举夺冠。

病例3为中国江苏籍,在瑞士留学,3月18日自瑞士日内瓦出发,经俄罗斯莫斯科转机后于3月19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入关后即被隔离观察,综合流行病学史、临床表现、实验室检测和影像学检查结果等,诊断为确诊病例。

病例9为中国上海籍,在法国留学,3月18日自法国巴黎出发,于3月19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因有症状,入关后即被送至指定医疗机构留观。综合流行病学史、临床症状、实验室检测和影像学检查结果等,诊断为确诊病例。

女子平衡木项目中的团身后空翻分腿坐动作,也由中国选手陈翠婷独创,被命名为“陈翠婷下”。后来,国际体联将陈翠婷下合并到屈体倒叉之中,对该动作的评分标准也做出了修改。

毕文静在比赛中做出毕氏转体动作。 网络视频截图

病例4为中国安徽籍,在英国留学,3月16日自英国伦敦出发,经新加坡樟宜转机后于3月17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入关后即被隔离观察,期间出现症状。综合流行病学史、临床症状、实验室检测和影像学检查结果等,诊断为确诊病例。

1998年日本鲭江世界杯中由毕文静创造的“毕氏转体”,同样来自高低杠项目。成长于霍尔金娜时期的毕文静,自15岁起便立志击败这位强敌,而“扭臂大回环单臂转体360度成反握倒立”的魔幻动作,最终让她在3年后如愿。随后,她的原创动作也被国际体联以“毕氏转体”命名。

病例8为法国籍,在法国探亲,3月18日自法国巴黎出发,于3月19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入关后即被隔离观察,综合流行病学史、临床表现、实验室检测和影像学检查结果等,诊断为确诊病例。

3月20日0—24时,无新增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截至3月20日24时,累计报告本地确诊病例338例,现有本地疑似病例0例。

因本身难度较大,有部分观众误认为该动作被国际体联禁止,但事实上,该动作仍处于动作列表。比赛中使用并不多的原因,是空翻后半空中看不到杠,需要运动员在团身在半空中时凭感觉盲抓杠,且并不容易形成连接,与当今体操高低杠主流导向流畅性不符。2013年,姚金男还曾在世界体操锦标赛全能决赛上成功复制“莫空翻”。

病例7为法国籍,在法国生活,3月12日自法国巴黎出发,于3月13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入关后即被隔离观察,期间出现症状。综合流行病学史、临床症状、实验室检测和影像学检查结果等,诊断为确诊病例。

中国体操队的奥运首金得主李宁,在初次绽放奥运舞台后24年,作为北京奥运会最后一棒火炬手,在国家体育场“脚踏”七彩祥云点燃主火炬台。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李宁一人揽获男子自由体操、鞍马和吊环3项冠军。四年之后,李宁运动生涯告一段落,但他对后世的影响远未结束。

莫慧兰演绎的“莫空翻”。 网络视频截图

3月20日0—24时,无新增治愈出院。截至3月20日24时,累计治愈出院326例,死亡3例。现有51例在院治疗(含境外输入性41例),其中病情平稳42例,重症1例,危重型8例。

2013年,姚金男将高难度动作“莫空翻”带回体操赛场。 网络视频截图

9例境外输入性确诊病例均已转至定点医疗机构救治,已追踪同航班的密切接触者75人,均已落实集中隔离观察。

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一代又一代运动员在艰苦卓绝的训练中追求完美,寻找在赛场上获得更高分的机会。对于动作的突破,便是杰出运动员们更进一步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