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惠康“滥诉”图谋注定将以失败告终

【独家专访】黄惠康:“滥诉”图谋注定将以失败告终

“借疫情向中国‘索赔’的诬告滥诉图谋注定将以失败而告终。”

“滥诉”起诉方的无端指责,既没有提供可裁判的事实证据,也没有法庭管辖权的适当依据,更没有可援引的国际判例,巨额索赔的诉求更是异想天开。无论在程序法还是实体法方面,均站不住脚。

三是电子客票提升出行体验。4月29日,兰州至乌鲁木齐高铁全线实施电子客票,内地高铁和城际铁路实现电子客票全覆盖。小长假期间,旅客购买电子客票可通过互联网购票、退票和改签,凭有效身份证件实现“一证通行”和无接触进出站,更加方便快捷地进行实名制核验、检票和验票,有效防范车票丢失、购买假票等风险,出行体验将进一步提升。

二是增开30余列“夕发朝至”高铁动卧列车。4月30日和5月5日,铁路部门增开往返于北京西至深圳北、湛江西、珠海、昆明南、贵阳北,上海至深圳北,上海虹桥至广州南、珠海等区段的“夕发朝至”高铁动卧列车30余列,方便旅客假日出行和节后返程。

诬告滥诉,有违公平正义,破坏社会秩序,浪费司法资源,历来为各国法律所禁止。不管炮制者政治上如何操弄算计,法律上如何精心包装,借疫情向中国“索赔”的诬告滥诉图谋注定将以失败而告终。

● 当下,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持续蔓延,美国成为目前全球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也是病亡人数最多的国家,失业率飙升,经济严重衰退。

四是25条城际铁路200余趟动车组列车票价继续实行打折优惠。继续对广珠城际等25条城际铁路的200余趟动车组列车票价实行打折优惠,最大折扣幅度为5.5折,促进“本地人游本地、周边人游周边”。

“2月15日T306次福州装运武昌站防控物资499件5489公斤,15日23时31分到达;2月15日,郑州开24049次挂有到武汉吴家山站重点物资1辆,途经各站重点挂运,不得滞留……”晚8点,一条条工作指令有序发出。承担运输任务的车站迅速编制作业工单,装卸人员提前到岗做好准备,进行列车分解作业的编组场灯火通明、一片繁忙,一台台机车来回穿梭,一列列挂运防疫物资的火车依次开出,迅速发往目的地车站。

● 短期看,负面影响会比较大。将新冠肺炎疫情政治化、污名化,借疫情在美国法院炮制诬告滥诉,违反国际关系基本准则,败坏国际合作氛围,干扰抗疫大局,对以联合国宪章为核心的现行国际秩序构成严重挑战。这不利于抗疫国际合作大局,不利于国家间关系的稳定,也不利于维护国际法治。

从本质上说,突发大规模流行疾病疫情,属于世界公共卫生事件,在法律上属于“不可抗力”,因而不存在所谓的疫情首发国的“国家责任”问题。例如,在2009年H1N1病毒导致的“猪流感”全球大流行中,美国被确定为病毒来源地,墨西哥是疫情首发地,美国未要求墨西哥承担赔偿责任,其他国家也未要求美国承担赔偿责任。借新冠肺炎疫情“抹黑”中国的言论出笼后,国际法学界应者寥寥,即是明证!

Q1:从国际法的专业角度看,为什么美国这样的“滥诉”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 长期看,我们坚信,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世界潮流不可阻挡,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不可逆转,人类一定能够战胜新冠病毒。后疫情时代,全球治理变革一定会加速推进,国际法治也将逐步加强,人类社会的未来将更加美好。

负责铁路线路维护任务的武汉、麻城、信阳等工务段扫雪突击队员,按照“分片包保、分线到人、分级响应”要求,分车间、工区成立扫雪队伍。参战人员重点对道岔基本轨接头至跟端处、滑床板、尖轨、基本轨内壁及底面部等部位清扫积雪,确保设备状态良好。

即使按照美国奉行的限制豁免主义,中国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政府行为也完全适用国家豁免原则。美国政府和法院有义务确保中国的主权豁免权不受侵犯。对此,美国法学界有较为一致的认识。著名国际法学家基梅纳·凯特纳教授特此撰文告诫说:“别费力为冠状病毒起诉中国了!”

● 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科学界至今未确定新冠病毒的起源地,国际法上也无病毒起源地国家责任的任何规定。因为作为自然界的客观存在,病毒没有国界,疫情不分种族,其产生具有偶然性,经由哪一种中间宿主传导至人类也具有偶然性。

Q3:根据国际法,这种“滥诉”是否有先例?

Q4:这样的“滥诉”对国际法体系会造成怎样的负面影响?

● 国际舆论普遍认为,美国少数政客把矛头对准中国和世卫组织是试图寻找“替罪羊”,以转移民众对美国政府未能迅速采取行动、阻止疫情在美国蔓延的关注。

在特等编组站襄阳北站,已有46趟防疫急需物资列车通过该站发往武汉等地。该站14个扫雪小组做到“雪落地,人到位,线路畅”,调车人员脚绑防滑绳防止滑倒摔伤,全力确保路网畅通和防疫物资顺利发出。

● 面对危机,美国政府备受诟病。为转移视线,推卸责任,转嫁矛盾,一些政客使出惯用伎俩,接连抛出荒谬论调,企图将疫情政治化、标签化、污名化。这就是诬告滥诉案出笼的现实背景和深层次原因。完全可以说,向中国“索赔”是美国政客有计划、有组织的政治阴谋。

根据国际法,各国主权平等,主权国家不受他国的司法管辖。除非一国放弃管辖豁免,他国法院不得审理以该国国家、政府为被告或针对该国国家财产的案件;除非该国明确放弃执行豁免,其他国家法院亦不得对该国国家、政府和财产采取司法强制措施。这就是久已确立的国家主权豁免原则和制度。

● 从今年1月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公然宣称“疫情有助于加速制造业回归美国”的幸灾乐祸,到2月疫情在美暴发时美国总统坚称“病毒不久将神奇般消失”的漫不经心,到3月疫情告急时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等政客将新冠病毒诬称为“中国病毒”的“甩锅”推责,再到4月密苏里州总检察长向中国“索赔”的诬告滥诉,凸显了一些美国政客的自私和不择手段,也暴露了诬告滥诉案背后险恶的政治目的。正如芝加哥大学国际法教授汤姆·金斯伯格指出的那样,针对中国的一系列诉讼完全出于政治目的,是部分美国政客试图通过“甩锅”中国来掩盖美国政府自身的错误。

铁路部门提示广大旅客朋友,假日期间具体列车安排,可在铁路12306网站查询;旅途中请做好个人卫生防护,配合铁路部门落实站车防疫措施,共同维护安全健康旅行环境。(完)

15日17时,雪花纷纷扬扬,郑州开往海口方向的K457次列车刚在武昌站1站台停稳,由管理人员和行包车间职工组成的党团员突击队迅速行动,20分钟内就将999件重达7.5吨的防护服卸下,转运至指定区域。

Q2:美国不断上演“滥诉”闹剧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五是持续强化疫情防控措施不放松。坚持常态化疫情防控不放松,统筹做好站车疫情防控和铁路运输服务工作,严格落实站车测温、通风消毒、设置应急隔离席位等各项防疫措施,努力确保广大旅客和铁路职工健康安全。

美国《政治报》网站日前曝光了美国共和党参议员全国委员会向各竞选团队发送的一份备忘录,此备忘录建议共和党参议员竞选人在回应美国新冠疫情问题时积极攻击中国。

● 最后,我想强调指出,新冠病毒仍在全球肆虐。病毒没有国界,疫情是人类共同的威胁,任何国家都不可能独善其身,唯有团结合作,携手应对,才能战而胜之。

● 首先,这些诉讼毫无正当性可言。

●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中方始终秉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本着公开、透明、负责任态度,及时发布疫情信息,毫无保留地同世卫组织和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分享防控、治疗经验,并尽力为各方提供援助。这些工作得到了世卫组织的高度赞扬,认为中国充分及时有效地履行了《国际卫生条例》规定的义务。国际社会普遍公认,中方行动速度之快、规模之大,世所罕见。

国铁集团客运部相关负责人介绍,随着国内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在5天的小长假期间,预计探亲、中短途旅游客流将有所回升,铁路部门将密切追踪客流变化,精准安排列车开行,努力为旅客节日出行做好运输服务工作。

大疫当前,人命关天,攻击抹黑、诬告滥诉他国不能挽回浪费的时间和逝去的生命。奉劝美方某些政客,与其无中生有地指责诬蔑中国,还不如把心思用在救人性命这件大事上。

● 据美国媒体披露,共和党参议院全国委员会曾于4月17日发出长达数十页的内部备忘录,授意本党大选候选人在回答任何有关新冠肺炎疫情的问题时,要坚持“甩锅”中国的“抹黑攻略”。

一是精准安排运力。以列车运行图的日常图和周末图为主,以高峰图为补充,在客流饱满方向安排列车重联、满编或满轴运行。4月30日至5月5日,铁路部门每日开行旅客列车将达5700余列,较节日前日均增加700余列,并做好人员、车辆充分准备,随时根据客流变化,动态增开列车。

● 其次,“平等者之间无管辖权”。

● 最后,法律仅保护合法诉权和正当诉求。

● 美国政客的这种诬告和“滥诉”在法律上完全站不住脚,既没有法理依据,也无任何国际先例。

美国新冠肺炎病亡病例已突破10万。美国一些人却出于“甩锅”等政治目的,提出涉华消极议案,对中国“滥诉”。然而,这些“滥诉”无事实基础、无法律依据、无国际先例,是彻头彻尾的“三无产品”。

“向中国‘索赔’是美国政客有计划、有组织的政治阴谋。”

“奉劝美方某些政客,与其无中生有地指责诬蔑中国,还不如把心思用在救人性命这件大事上。”

“24111次开过来了,27号道岔无法转换,需清扫积雪……”15日清晨,暴风雪侵袭湖北荆门地区,货运列车疏解站宜昌车务段胡集车站格外繁忙。收到值班员发出的扫雪指令后,胡集车站党支部书记杨爱军立即组织突击队奔赴现场,扫雪除冰。

● 根据国际法,国家责任的产生,在受害国的损失和责任国的不法行为之间必须存在因果关系。中国对美国没有实施任何可归因于中国政府的国际不法行为,中国的防疫抗疫行为与美国因疫情大规模暴发可能遭受的损失之间也没有任何因果关系。事实是,美国最早获知中国的疫情信息,并一直获得持续的更新信息,完全有机会采取有效措施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至于美国政府是否抓住和善用了这一机会,最好留给美国人民自己去判断。所谓“中国责任论”,无非是美国个别政客的“甩锅”和“推责”之作,可以休矣。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环球资讯广播记者朱宛玲就此专访了联合国国际法委员会委员、外交部国际法咨询委员会主任委员、国家高端智库武汉大学国际法研究所特聘教授黄惠康。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