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直播关停留下迷茫网红

熊猫直播关停 留下迷茫网红

本版采写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申梦芸

行业的起落,让年轻的主播们感到了一丝危机。“直播行业下滑是不争的事实,下一步我可能也会转型做电商和短视频领域。”主播笑笑说,相对于纯靠颜值,和靠粉丝打赏的秀场直播,电商平台和短视频领域寿命似乎更长。电商直播只要在直播时植入广告,俗称“带货”,就可以从商家那里得到分成。更有的主播,打造自己的潮牌,卖自己的商品。而短视频作为继文字、图片、传统视频之后新兴的互联网内容传播形式,近年来逐渐成为移动互联网行业的流量担当,众多互联网企业也竞相布局。聪明的秀场主播们,开始主动转型,利用残余的流量红利,让自己跳上另一个赛道。“我不会一直做纯秀场直播,下一步也会朝电商和短视频领域发展。”笑笑说到,现在平台的变化速度太快了,转型也是为了适应市场的变化。

然而,直播平台风云万变,网红主播们的命运也随之飘摇。就在熊猫平台关停的前三个月,周欢主动辞掉主播的工作,“我觉得女孩子不能一直依靠颜值生活,做主播的生活让我跟外面的世界有些隔离。”3个月后,周欢曾经依赖的熊猫直播平台突然倒闭。这一次经历,让周欢更加感受到行业的“寒风“,她坚定地退出了直播平台。如今,卸下网红身份的她,在一家网红经纪公司担任财务,从台前转向了幕后,开始了正常的上班族生活。“直播秀场没有以前那么赚钱,是在走下坡路,直播网红也很挣钱,但没有以前那么赚钱了。”笑笑告诉记者。鼎盛时期,直播占据了网络的绝大部分流量。然而在2018年-2019年,直播平台内的不同板块都在对人员进行淘汰,平台与平台之间竞争也很激烈,很多小的平台垮掉,剩下的都是映客、斗鱼、虎牙等大平台。据了解,熊猫直播中的网红主播们,除了像周欢一样,退出了直播平台外,其他更多的网红则被其他平台瓜分殆尽。直播领域的资源会越来越向头部平台倾斜,而对于中小平台来说,生存空间会受到越来越多的挤压。对此,笑笑认为,作为一个直播网红,如果不转型的话,就很危险。

平台洗牌秀场网红出逃

似乎每一次的危机都会促使这家缝纫机企业成长,08年金融危机到来,各家都决定收缩战线好过冬的时候,杰克收购了德国两家濒临破产的公司,迅速打响了品牌知名度。紧接着,杰克缝纫机的发展不仅逆行业周期还逆经济周期,快速的成为缝纫机行业的世界第一。

作为缝纫机的生产企业,既可以选择扩大现有生产规模,也可以选择涉足其他行业走多元化发展道路,面对着企业内部的分歧,阮积祥为“飞球”选择了工业缝纫机发展道路,并将家庭作坊式的企业改革为现代企业。这样做就意味着要放弃原有的1000多万家用缝纫机的销售额,涉足一个完全没有积累和经验的全新生产领域,”飞球“在这次改革中转型不易,但获得了成功。

谁会闲着没事买台缝纫机?那些因为专业需要或者工作需要的除外,缝纫机在我们生活中几乎彻底淡出,而缝纫机产业也沦落为夕阳产业之一。你是否曾以为缝纫机会就这样逐渐退出历史的舞台?这个可能并没有那么容易,3D打印还没有普及到能取代缝纫机在服装等产品制造中的作用,工业化生产中仍旧有缝纫机的存在。

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要坚持“效益决定分配”原则,按照章程规定,对当年的净收入进行收益分配,严禁举债分配。未设置集体股的根据章程规定提取一定比例的公积金和公益金,主要用于发展生产、转增资本、弥补亏损和本集体公益事业等,提取比例由股东(成员)大会或股东(成员)代表会议讨论确定。

《意见》明确,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是指村集体成员以生产资料集体所有制为基础建立的社区性合作经济组织。由县级农业农村主管部门依规进行赋码登记,颁发组织登记证书,并凭组织登记证书办理银行开户手续。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由股东(成员)大会、股东(成员)代表会议、董事会等日常管理机构组成,股东(成员)大会或股东(成员)代表会议每年至少召开一次。村干部兼任集体经济组织管理人员的,兼职不兼薪。

那么,阮积祥必须要确立公司的发展方向,是走内销还是走出口、是以质量为先还是以低价为主?最终,他给公司选择的道路是:以质取胜、主做内销。质优价廉的缝纫机果然十分畅销,企业迅速发展壮大起来,未来该怎么走就成了关键。

阮积祥和杰克缝纫机并没赶上几个好时候,入行时行业竞争已经激烈、转型时因缺少技术人才而苦苦哀求、走向国际时因为名字不好而被嫌弃、主攻欧洲市场又遇上了金融危机。然而,每一次的困难都是企业成长的养料,正如每一次的挫折都是人生成长的积累,杰克缝纫机能够活出自己的春天,难道你就不行吗?

没有落伍的产业,只有落伍的观念,缝纫机看似失去了家用市场,可是工业缝纫机仍旧还有许多空间,转变了观念就能从一个夕阳行业中寻找到曙光。坚守主业、专注创新,在杰克缝纫机的逆袭之路上,那些想要创业或者正在创业的人,或许不仅看到了今时今日这家企业的成功,也看到了成功背后克服艰难困苦的勇气和决心。

现任浙江杰克缝纫机有限公司CEO阮积祥,今年就要50岁了。从改革开放年代成长起来的企业家,普遍都有着吃苦耐劳、敢打敢拼、勇往向前的品质,阮积祥也不例外。从一个补鞋匠到缝纫机代理商,再到自己投资办厂,仅仅是在台州飞球缝纫机有限公司成立之前,阮积祥就经历过做生意被骗、想开店被劝、想办厂却胃病爆发直接入院住一年。

品牌名从“飞球”更名为“杰克”还是源自于阮积祥在国外参加展览的时候,“飞球”的谐音令外国人不喜爱,连累了他们的缝纫机也被外国人厌恶。阮积祥意识到了商标很重要,后来他趁着《泰坦尼克号》火遍全世界的时候,给他家的缝纫机取名Jack(杰克),这是电影中男主角的名字。

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依据户籍关系、土地承包关系、与集体经济组织利益关系等对其成员进行认定,认定结果须经村民大会或村民代表会议讨论通过。农村集体资产要以股份(份额)形式量化给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并以户为单位出具股权证书,作为其占有集体资产股份、参与管理决策和享有收益分配权的有效凭证。

不过,生产缝纫机的企业在这些年的产业升级改革中,没落倒闭的确实不在少数。整个缝纫机行业经历了时代的浪潮和经济周期的洗礼,杰克缝纫机不仅没有被吞没殆尽反而蒸蒸日上,连续9年销量全球第一!从1995年的家庭作坊式缝纫机厂,发展到国际化大型企业,杰克缝纫机走过的历程自然不是一帆风顺,而它的成功要从一个名叫阮积祥的人说起。

省政府日前出台《关于加强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管理的意见》。根据《意见》,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作为独立法人和市场经济主体,依法享有对集体资产的经营自主权。农村集体资产受法律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平调、挪用、侵占和破坏;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强制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捐助,不得向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摊派各种费用;政府投资兴建的农村公共设施和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项目不得强制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安排配套资金。

成都95后周欢,是个漂亮的女孩。过去半年多,她一直在熊猫直播做秀场主播。凭借在直播间与人聊天,玩游戏,容貌清秀的她吸引了不少粉丝。2014-2015年,直播行业迅速崛起,网红主播们也迎来鼎盛期。周欢说,2017年,她在熊猫平台星颜板块做主播,那时候直播间里的人数很多,她每天直播时间长达六七个小时,“一般会从晚上9点过,一直持续直播到凌晨两三点。”辛苦的直播也带来了相应丰厚的回报,周欢透露,半年时间,她靠直播赚了130万,除去平台分成,自己赚了大概70万-80万。“与粉丝的一场游戏互动中,最多的一场刷了7万5千元人名币”。在直播圈子里,周欢虽然还不算收入最高的顶级网红,但这个收入已经处于“中等偏上水平”。成都95后笑笑,目前是成都一家公司旗下签约艺人,主要做秀场直播。“和粉丝唱歌、聊天,现在的粉丝量在10万+。”她坦言,秀场主播主要的变现方式还是靠粉丝打赏,粉丝量多一些了,可接一些线下广告,“现在每个月的收入多则七八万,少则四五万”。而她透露,这样的收入,与身边的秀场主播相比,并不算高,“身边月收入在20万左右的秀场主播不在少数。”

或许,正是因为这一次停下来养病休息,给了阮积祥更多思考的时间,才有了他从代理销售转为生产制造商的决定。制造业虽然是行业链中的起点和根本,但当时缝纫机行业的竞争已是十分激烈,诸多企业将缝纫机出口到国外,因为那些相对落后一些的发展中国家仍旧还很需要缝纫机。

靠粉丝打赏半年赚130万

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依法自主决定农村集体资产经营方式,可以直接经营,也可以采取发包、出租、投资入股等方式经营。发展集体经济确需举债的,须经股东(成员)大会或股东(成员)代表会议讨论通过,对未经会议讨论通过的,按照“谁举债、谁负责”的责任追究制度追究决策人责任。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不得为本集体经济组织之外的单位和个人提供担保。

You May Also Like